这个博主话很多

Psycho love.

#私欲#

あなたの羽根を千切り弃ててしまいましょう

将你的翅膀切碎丢掉吧?

もうどこかへ飞び立てないように…

让你再也无法飞到任何地方。

 

"像这样爱着我,爱着我,然后去死吧。"

她从梦中惊醒,仍是心有余悸。
她钝然地凝望着镜子中的自己,精致的颜貌上遍布着错愕与惊惶。
继而俯首下望,脉络明晰的手掌中,昨夜尚温热的液体早已冷却如初。
落地窗外淅淅沥沥地落着春雨,天气好似乍暖还寒。

今天是什么日子呢?
她心中似有诘难,重如磐石般。
【 今日。】

"念衾?"
喑哑而低沉的声线,独特的声线,熟悉的声线。
纵使我偶尔神智不清,意寻短见。
他总是低声唤我之名,予我以人世希翼。
他越是这样,我就越发憎恨自己,希望自己坠入深渊万劫不复。
我这一生,尽是可耻之事。

我醒来的时候,枕边空无一人。
我企图站起来,给自己冲了一杯热牛奶,滚烫的白浊顺着我的喉咙湍急地淌下。
我太渴了,自从在无数个这样的噩梦轮回后,心力交瘁,无以复加。渴求与人类接触,哪怕是这世间肮脏混浊的一切都好,只要是还鲜活跳动着的生命,就足够了。
“出去走走吧。”我这样想着。
踱步于这样的虚妄时空,那个肮脏而充斥着血腥味的世界便远了,那些难以启齿的柔弱与痛楚,以及从前一同观流水共赏花一般的日常,皆莫名其妙,恍如隔世了。
我需要一种平衡,一种对称对称的格局,像昼与夜、虚与实、快与慢、现实与虚幻、悲悯与残酷、桀骜与驯良。我必须拥有两个世界,两张精神餐桌。否则会厌食,会饥饿,会憔悴,会憎恶自己。
我对单极的事物怀有呕吐感。
……叶藏或许是个意外,他纯粹得似一璧白玉,这世间肮脏而又浑浊不堪,人与人之间的惺惺相惜,相互捕捉的饥饿游戏,于我而言,无关痛痒,然于叶藏而言,不失为饕餮盛宴。
他穿梭于交际场合,应付着种种。期间不乏少女对他的春心盎然,毕竟他眉眼清秀,亦深谙如何欲拒还迎,将一切告白婉转地拒绝后,杯光斛影依旧风起云涌,罢是不得此间少年。
叶藏是我的,
他是一面光芒流动的镜子,与黑暗对立,却并非为了折射黑暗——
“像这样凝视着我,足矣。”

今日是四月,初五时节,清明雨纷纷。
叶藏,叶葬,岂是休不得人间白头。
我的叶藏究竟去了哪里呢?


【 一个月前。】
我被一股刺鼻的消毒水味熏醒。
 腐朽的烂苹果,碎裂的瓜子壳,混杂着粗言杂语刺入我的耳膜。
 人类真是卑微得可怜呢,通过不断贬低他人之存在以提升自己卑微的价值?
 愚蠢,懦弱,又无知。
 你在想什么呢,念衾。
被叶藏的声音拉回现实,我故作姿态地堆砌起笑颜,
 没什么。
你要好好休养身子,不要再胡思乱想了。
知道了,我又不是小孩子。
我佯装生气地别过头去。
他笑了,眸内充斥着呼之欲出的爱怜。
我深爱着叶藏,叶藏亦应如是,三年前那场突如其来的车祸,肇事后逃逸的司机,弃我而去的父母,曾心慕过的少年的精心照料,近乎偏执地擅自构成了我的人生,时至今日,我依旧苟活于此,依存着叶藏,是个连行尸走肉都不如的人。
道不同不相为谋,我们却彼此契合,似鱼水交融。
叶藏是我的所有,我想让他永远留在我身边,他只要注视着我就够了。
念衾。他眉骨微蹙。
怎么了。
我…感觉自己又像回到了那天一样,一种很奇怪的感觉,在我身体里渗透游走一般。
或许是太累了吧。我装作毫不知情的样子。
快去休息,我可以自己照顾自己。
说的也是呢,我都好几天没睡着了,一直在做一些很恐怖的噩梦。
他笑起来的样子真好看,纯粹得叫人为之所动,似不谙世事的孩童。
就像他不曾知晓,昨夜尾巷婴儿啼哭,鲜肉腐臭。
我的叶藏是最干净的少年,才不是舔舐刀锋血的杀人犯呢。

【一个星期前】
 我逃离了那个贫民窟一样的修养所,回到了学校,同叶藏一起。
 只要能和叶藏在一起,去哪里都无所谓。
 叶藏是我的一切。
 我不准许他眼中容下第二个人,他只要注视着我就够了。
 
 叶藏在学校里也很受欢迎,他被簇拥着,光芒万丈。
 他的身边总是有着一群盲流,其中有个叫修哉的男孩子尤为出众,几乎占据了除我和他在一起之外的所有时间。
 修哉长得很精致,是个难得一见的美人,从不缺少追捧和爱慕。
 他美得阴柔,惊艳无双。
 叶藏开始了和他一同分享美好事物的时光,而这些事,从前叶藏只会和我一起的,只能和我一起的。
 他似是刻意,却亦非是。
 刻意地,在我面前细嗅着叶藏的手腕。
 刻意地,在我面前亲吻着叶藏的纸笔。
 刻意地,在我面前装模作样。
我对他视若无睹,直到那日我亲眼目睹了那一幕。
校园下午的放学时刻,我在教室清扫保洁直到清场,叶藏已不知所踪。
我拿起一袋垃圾,正欲出教室。
忽然我的视线被垃圾袋里的一个物品锁住了,无法动弹。
那是一张细长的纸皮,上面刺刻着好看的纹路,散发着阵阵幽香。
我一时怔住了,后而疯狂地在一堆腐臭中扒拉着那张纸皮。
纸皮里夹着一封信。
我近乎绝望地抽搐着,打开了那封信。
上面用水笔写着一行字,干净清爽的字迹,是我熟悉的那个人。
【于校园废墟旁,下午六时,我在那里等你。】
现在是六点半。
我已然站在废墟旁。
我看着叶藏把修哉抱在怀里,然后亲吻他。
然后叶藏抬起了头,看到了我。
我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。究竟是惊惶?还是不安?
他怀里的修哉见状,一脸不悦地扭过头来,看到了犹如第三者一样的我。
修哉不但没有忏悔,他反而笑了。
他肮脏的双手环绕上叶藏的纤细的脖颈,笑着对我说。
才不把叶藏让给你呢。
他的双唇覆上叶藏的,愈发放肆地啃咬着。

 

这种非日常,我可是一点都不喜欢啊。

叶藏真是残忍呢。明明自己也是个双手脏污的杀人犯啊。

我替你掩埋的婴尸,替你用污血灌溉的蔷薇,你都忘了吧。

即使知道你是这样的人,我还是好好的爱着你啊。

所以为什么要都要背叛我呢?

 

 

凌晨时分,我与思慕之人相拥而眠。

我只手把玩着他饱饮人血的匕首,刀刃向里,划破了纤长的手指,霎时殷红流淌。

俯身至熟睡的他,吻上他鲜红的耳畔,继而啃咬至糜烂。 

“修哉,叶藏红衣的模样,美吗?”

 

 

 

叶藏,是我的哦,只属于念衾一个人的。

像这样,永远注视着我就够了。

修哉失踪那日,是个雨夜。

席卷而来的大雨打湿着修哉的衣服,待雨消散时,修哉了无音讯。

“能去哪里了呢,现在想想还是有些可怕呢。”








 

 
 


 

 

















i
评论(1)
热度(1)

© 枯鱼之肆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