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个博主话很多

浅谈人性缺失

“这个世界的确被死严重污染,但仍有一根细线同生相连。”

述起人性,众人皆批其冷如薄冰,抑或是己欲胜天。或而哀其卑微渺茫,甚而叹其自居自傲。人性一物,本可拥之入怀,若弃如敝履倒也无妨,归根究底,人性真切而无疑展露的一瞬,方才是溯源万千念想的河湖。一瞬的败露,可将人性千辛万苦的伪装毁之于一旦。
世间纳万物者,人性也。文献典籍上白纸黑字地阐述着人性的崇高、人性的圣洁,此犹似清冽透彻般清泉潺潺,又恰似未经人事的处子,不曾染指浮世中的罪与恶,恕与罚,直令人望眼欲穿,惟于自惭形秽中苟且度日。相比之虔诚的教徒共天父的忠臣,着实是有过之而无不如。
然,这世间亦无绝对止于至善的人性,纵使神曲如何高歌人性谦卑,让众生轻信善与恶并存的无稽之谈,人性由始至终却非绝对完善,存在的更应是相对程度上的完善,所谓完善,极大程度上掺和着华而不实的装潢,揭之于世后即落得现实的窘迫和舆论的难堪。人言如刃,不可妨却不可不畏。
如同作家太宰治笔下人格缺失扭曲的弱者一般,畏惧人际交往中人性错综复杂的深不可测,渴望深谙人性却因无法深彻而退避三舍,暗藏人性阴暗晦涩的一面,以矫揉造作的假象取悦世人,说是世人,写之应为盲者。皆畏一死,于本性被人揭穿的瞬间雉伏鼠窜,进退维谷。生若蜉蝣,死若螨虫,终其一生亦沦为庸流之辈。此书成,太宰治旋即投湖自尽,此绝笔之作可谓天鹅挽歌,蕴藏了他一生的遭遇与映射。最是这一瞬的厚积薄发,将人性的忠贞善恶披露得淋漓尽致。
权威将人性肆意渲染得入木三分,人性一物被这类群体透彻得无可循形。于世俗前,或而趋炎附势才是名利双收的正确选择,些许从众弃置了初心,人性的本质也随着界限的模糊转变得似是而非,然而无论怎样地深入梦境,有些东西始终不会扭曲、变形、改装,那就是人的本身。
我不信永恒,不信亘古不变的忠与贞,罪深者,其爱亦重。
然无论身逢乱世还是太平年间,最大的兵荒马乱到底都是幻灭。故惟心于瞬间,却非瞬间主义者般纯粹。一瞬贯彻了人性最真实的一面,往往是一瞬,笃定了人性从今往后苦心孤诣的走向,确立了人性的必有之缺失。

“不,倒不如说,生存也是一种喜剧。”
“面对人性的压迫,不反抗,究竟何罪之有?”


考题作文 存一下


评论(1)
热度(3)

© 枯鱼之肆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