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个博主话很多

睜開眼睛的時候總是會忘記什麼。
做過的夢卻總是想不起來。
唯一能看見的就是從窗戶望出去時瞥見老舊卻顏色亮麗的神社,我一次都不曾去過那裡,但眼前卻總是無意之間閃過掉落在水面上的紅楓、破舊卻能遮雨的屋簷、從瓦楞上滴在我額上的水珠。
還有非常熟悉的、像是曾經面對面那樣交談過的,神明的臉。
我不信神也不信佛,就連家附近的這間神社的資料也不常查閱,但為什麼這樣模糊的面容卻會長久地讓我魂牽夢縈呢。手腕上的紅繩是某個人...好像是在哪裡,有誰給我的東西,繩是時間、是聯繫、是事物曾存在過的證明,而紅繩更是將人與人的命運纏繞起來的重要道具——送我這條繩子的人曾經這麼說,但我卻已經不太記得他的臉了。
在擁擠的電車裡踩到我的腳的是個初中生,短得能露出眉毛的黑髮、黑中透著紅的眸子、以及向我道歉時不好意思地露出咧嘴的笑,我只是點頭,輕聲說「沒關係」,然後目送他小心翼翼地走向站台。
我刻意忽略了他脖上系著的那根紅繩。
夢啊,總有一天是要醒來的。

评论

© 枯鱼之肆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