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个博主话很多

当于何求 「二」

前文点我:http://kudoushinichi1.lofter.com/post/43153c_104ff213


他在一片余晖中苏醒,落地窗外的城市车水马龙,不时有几缕若有若无的车鸣声传来,却余音绕梁般响彻在他的耳旁。 太宰点着了剩下的半根烟,房间里一时烟雾缭绕,从前那个小矮人在的时候,他喜欢把中也整个圈在怀里,像抱着宠物猫一样——唯一不同的是,这只小野猫的爪子相当锋利,时常在他怀中不太安分。
「 太宰!!老子警告你,再他妈对老子上下其手的,我就把你从天台扔下去。」,试图摆出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的小野猫如是说,然而这一切在太宰眼里,犹如一个甜蜜的威胁。
「真可爱。」话语落地,太宰低下头吻了下去,那是一个蜻蜓点水般的吻,不夹杂任何侵略性质,却着实堵住了小野猫不安分的嘴,他稍微泄气地鼓起了腮帮,潮红的脸上写满了欲言又止。
「你现在这幅样子,最好不要让别人看到。」
「…你他妈能不能闭嘴…最讨厌你了。」
现在他走了,空空如也,他躺在沙发上,乌黑的夜从房间里的每个角落里渗进来,将他紧紧地束缚住,他突然觉得这样下去也不错,寥寥余生草草了结,这房间的每一隅他都太过于熟悉了,他闭上眼睛就能看见另一个人,挥之不去。 他曾以为一生很短,直至他开始习惯一个人的度日如年。 前两天整理旧物时,他无意间翻索出两年前中也余留的手札。思虑再三,随手扔进杂物箱内。 他想着哪日他彻底勘破了,再决定这些物品的去留。 

辗转夜深,他在凌晨中乍暖还寒,缓缓入梦。 中也站在那夜小巷的尽头,一头杂乱浓密的金发胡乱束着,发梢带了点水汽,背向他。 中也,他哑着喉唤。 那人纹丝不动,被污浊一丝丝地吞噬着,他绝望,却什么都喊不出来。 四下一片死寂,他忽而睁开眼。 视线里只有白花花的天花在静静地叫喊。

 长久以往,他翻来覆去地做着同一个梦,有时候梦里中也会对他笑笑,说你怎么还活着啊,他说是啊,没你我活着可开心了。 然后一切都消失了,明天过去,太宰还是一个人的太宰,玩世不恭地活着,在白昼里吊儿郎当玩世不恭,在夜晚一个人蜷缩在偌大的城市里,日复一日。 他还是会漫不经心地备多一份餐具,假装那个人还坐在餐桌旁,和他一起,围着小小的桌子,守着一个空荡荡的家。 

他想起中也唤他名字时有些嘶哑的声音,不耐烦的,生气的,焦躁的,抱怨的,吃味的,兴奋的,以及暧昧的,缱绻的,他想起很多个夏日的夜晚,星星点点的光,他与枕边人相拥而眠,蝉鸣声将余生拉得很长很长,他逐渐有了想要活下去的信仰。


 生若蜉蝣,进退维谷,皆是一人。

评论
热度(5)

© 枯鱼之肆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