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个博主话很多

当于何求

他感觉自己已经死了。

在腐臭的湖水中漂浮了很久,他终于意识到了这个问题,余光无意间瞥见自己的手臂正僵硬而不自然地曲折着,腰上的位置漫出大片嫣猩红的血,濡湿了他的身体。

不时地有枯枝败叶掠过,但没有一叶可以栖息,烈日当空,刺穿了水平面,一时波澜四起。

烈日晴空,寒流冷气,浮水惊寒,他于是阖眼,短暂的一生像一首未填完的诗。


夏日一场悄然无息的大雨,将太宰的回忆冲刷的很干净。

于太宰而言,世界是一座锈迹斑驳的空城,他寄希望于灰烬,一场大火就能让一切归于尘土。诸如他的希冀、信仰与欲望。

燃烧殆尽于荒野之上。


他曾以为所有的人都是过客。

一起走过了很长的年歲,从瑞雪走到暮春直到凉夏,再到秋寒。

风声鹤唳,浮水惊寒。

他见过很多人,他们抑或骄傲抑或谦逊,抑或美丽抑或平淡。

直到他看着身边的那个人渐行渐远,方才惊觉,原来竟有什么悄声无息地从指间滑落,如水似沙。

曾经的生死相托,天涯沦落。后来的意气可共,山遥水阔。


他曾以为自己也能留住谁。

如今思及,倒也只是缪谈。

中原中也和他开了一场很大的玩笑,筹码是他的真心。

他输得一败涂地。



冰冷的金属质感抵在腰上的感觉委实不爽。

“这位小姐,有没有人教过你,做人要低调?”

“不好意思,没有。”

中也不悦地屏住呼吸,在脑海内快速搜索这个声音。很可惜,他找不到一丝踪迹。

腰际的力量压紧,估摸是一把口径不很大的枪。这条小巷很是偏僻,除了路灯,什么都不能救他。

他们靠的很近,中也甚至能感受到太宰温热的气息不徐不缓地拂过他的脸。

“在赌场,十万剁手,五十万夺命。您拿下的这两百万,恐怕不只是手气好那么简单吧?”

太宰笑着,如是说道,

“或者叫您中也小姐比较好?”

中也的眼中闪过一丝慌乱,紊乱的心跳声促使他别过脸去,他沉默,左手悄无声息的伸进裙下,握紧那把看上去没什么攻击力的蝴蝶刀,刀柄上一片水光。

突然一阵枪声响起,响的猝不及防,巨大的响声在巷子之间形成震耳的回声,中也甚至来不及把那刀刃刺向眼前人,手中的小刀滑落,回过神后中也觉得这人真有意思,嚣张狂妄,连个消音器也不装。

他的手在腰际来回探索,但没有血,也没有痛感。

什么都没有。

一双纤细的手扶上了他的腰窝,很温柔的触感,蜻蜓点水般短暂,恍惚间他竟有一丝留恋。

再回过神来时,那个人正出现在刚才咫尺之遥的地方,灯光晦暗,夜色沉沉,精致的脸上隐约可见的浮动着暧昧的笑意,跟他和女人调情的样子不一样的那种。

“你的演技未必也太过拙劣了。”

扔下一句半挑衅意味的话,那人哼着小调头也不回地走了。

……莫名其妙。

中也对着远走而去的背影一脸懵逼,和来时不太一样的是,他脸上少有地带着一丝潮红。

那是他们的第一次相遇。

评论
热度(13)

© 枯鱼之肆 | Powered by LOFTER